三十而立,我们为何回归制造业?

2019-10-21 10:05

  十月里的一日下午,夕阳如同往常一样照进了高登铝业的深加工厂房,金黄的阳光照射在刚刚加工完的一批铝型材上,就像秋收时的麦田一般耀眼。

高婉青正在铝型材深加工车间查看产品质量

  完成上午繁杂的工作任务后,高婉青像平常一样,来到这里,凝望着刚加工完毕的不同种类铝型材产品,思考着如何才能坚守并创新。

  在佛山,如高婉青一般的新创二代不断涌现。他们重新回归制造业,接过父辈的棒,逐渐成为佛山制造业创新的主力。与当初洗脚上田的父辈不同,创二代大多毕业于海外一流院校,有着理工科或商科管理的专业背景,更具战略性眼光和全球性视野。

卢泽坚(左一)在瑞士学习最新的工控软件技术

孙凌峰

胡诗敏(右)为大福最新的产品追梦仑代言

  不过,他们选择的道路与不少二代的路有所不同:他们不再热衷于金融、房地产等行业投资,而是听从长辈们的箴言,回到儿时玩耍过的自家工厂,接过父辈身上的担子,开始在佛山制造业领域精耕细作。

高登铝业高婉青

  对这个企业,没有谁比我更珍惜

  创二代档案:高婉青,28岁,佛山南海人,广东省高登幕墙门窗技术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接棒语录: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也不会像我这样用心去经营这家企业。

  我试过在沙特阿拉伯开着越野车,赶去客户在阿布扎比的工地,途中只有沙漠,什么人都没有。坐在笔者面前,一副企业高管形象的高婉青,讲起像是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2011年,高登铝业创始人高力登的女儿高婉青从渥太华大学金融学毕业,在7年的留学生活结束后,她选择回到广东,在广州一家外资银行工作。也正是这独自在外打拼的经历,让高婉青接触到了许多新鲜的现代管理模式,使她在接班前从另一个角度为自己的回归预热。

  一年后,高婉青从广州回到佛山高登铝业,从一个外企白领回归为制造业企业的继承人。随着近年铝型材价格的不断降低,传统铝业的生存发展,考验着这个年轻的接班人。

  为了更好地服务目标客户,并尽可能提高产品附加值,作为广东高登铝业有限公司门窗幕墙部副总经理的高婉青,需要经常往返于国内外各地之间考察,只有通过与客户面对面的交流,才能了解他们最需要的产品是什么,并为他们私人定制。

  在一次考察中,高婉青偶然发现,不少欧洲客户在拿到她家的铝型材产品后,还需要将其外包给欧洲的第三方,将其加工至符合规格后,才用于最终产品生产。高婉青认为,铝型材的再加工方法并不复杂,不少客户却需要为此承担高昂的费用,这一部分加工费用能不能成为我们产品的另一项附加值?

  为何不把产品向下延伸?凭着对市场的敏感度,高婉青回国后,立即向父亲提出了自己的新思路向深加工扩展。她牵头组建高登铝业铝型材深加工部门,以期与客户的需求直接对接,就是按照客户的要求,将产品的生产与再生产连接起来,生产出客户最终需要的规格。

  但延伸并不顺利。由于对深加工领域不太了解,最初的三个订单都需要以外包的形式完成。既要符合成本控制要求,又要依客户具体所需按时完成,困难和问题确实遇到了不少。高婉青说,外包的过程更像是拜师。

  通过学艺,高婉青和她的团队渐渐摸索出铝型材深加工领域的门道,更坚定了她进一步创新的信心。

  从当初五六个人,到现在的五六十人,高婉青一手建立的铝型材深加工部门不断壮大。在此基础之上,高婉青还领头组建了门窗幕墙部。目前整个部门的营业额在5000万元左右,到明年年初,占地也将从原来的500平方米,扩大至2万平方米。

  门窗幕墙部正引领着高登铝业的转型升级,我们的产品向上下游不断延伸,高婉青说,未来高登铝业将在该部门引领下,为客户提供从设计、成品生产、安装、售后服务等的整体铝型材解决方案。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全公司产品附加值最高的部门。

  有人评价,再专业的职业经理人,也不会像我这样用心去经营这家企业。高婉青认为,作为家庭的一分子,这是她的责任。对于父亲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与其用高薪去聘请外援,倒不如好好地培养自己的子女。

  父母用了很多心血去孕育这一个企业,而此时我选择回归,绝对不是坏事,因为没有谁比我更珍惜。高婉青说。

  世创金属卢泽坚

  我更喜欢与机器打交道

  创二代档案:卢泽坚,28岁,佛山顺德人,广东世创金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自动化工程师。

  接棒语录: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平台,加上又是自己喜欢的领域,为什么不回来呢?

  在广东世创金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热处理设备生产车间内,自动化工程师卢泽坚,正通过电脑里的一行行代码,有条不紊地操控着整条全自动流水线。

  2012年,卢泽坚从位于老牌工业基地的东北大学本科毕业,并不满足于此的他,随后前往香港科技大学求学,专攻机械设计及自动化。

  研究生毕业后,卢泽坚选择留在香港,在一家3D打印公司担任应用工程师。在他看来,香港的工作经历只是研究生学习的一段延伸。实际上,香港的产业氛围与他的专业领域和性格爱好并不十分契合。

  相比之下,广东尤其是佛山制造业发达,与卢泽坚所学专业相符的工作机会较多。香港更多是服务业发达,制造业比较薄弱,我在香港的工作顶多是做一些后续技术支撑,很少涉足研发和生产环节,我更想把在香港学到的那一套柔性化生产知识带回佛山。最终,卢泽坚选择回到其父持股的佛山世创金属工作。

  这家名为世创金属的公司,是广东乃至全国热处理技术装备研发制造领域的隐形冠军。这个平台对我来说本身就不小,加上又是自己喜欢的领域,为什么不回来呢?卢泽坚说。

  说实话,我也并不愿意简单回归到传统制造业那种枯燥且辛苦的流水线。与以往靠廉价劳动力竞争的产业环境不同,一股机器换人、智能制造、价值链顶端抢夺的浪潮正在的佛山制造业中蔓延,卢泽坚也从中找到了自己切入的新流水线。

  目前在工作中遇到的所谓最前沿的柔性操作方式和编程方法,自己在读研时就已经有所了解。与其他人相比,卢泽坚的工科背景,让他回归制造业后能更快上手。

  现在的卢泽坚,坐在控制室里研究各种机器设备的操控,利用公司的设备大数据控制中心,与公司新开发的柔性机器人打得火热,面对市场的各种个性化需求,淬火温度、装料机械的动作幅度、速度等参数,都需要随机调试。

  对于自己而言,每一天都是新鲜的,很有挑战性,时刻吸引着自己。卢泽坚说,柔性定制绝对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未来。

  与身边的朋友们不同,一方面是因为家里本身就是做金属制品的企业,自小耳濡目染。卢泽坚笑着说,另一方面是天性原因,与朋友聚会聊天相比,我更喜欢与机器打交道。

  有制造业知识、有技能、有视野的年轻一代,本是佛山制造最为渴求的中坚力量,但以往像卢泽坚一样热爱机械、接受科班机械专业教育,回归到佛山制造业的接班人并不多见。

  随着佛山城市环境的不断发展,以及创新创业的机会增加,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回归佛山。现在看来,当初许多年轻创二代的离开只是为了走出去开眼界。卢泽坚说,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们正以自己的形式回归制造业。

  恒基金属孙凌峰

  东渡日本,把精益生产理念带回来

  创二代档案:孙凌峰,33岁,佛山顺德人,广东恒基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副总裁。

  接棒语录:制造业是我们的根,虽然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很难,但只要坚持就能改变一切。

  制造业是我们的根。广东恒基金属制品实业有限公司副总裁孙凌峰说。此时,他正坐在由恒基金属投资的恒基金融中心13楼的现代化办公室里,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顺德新城区的景色。

  与大多数创二代刚毕业时的想法相同,为了磨砺自己,也为在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英国巴斯大学留学7年,完成电子电机工程学士以及工商管理硕士课程后,孙凌峰选择到香港的一家美国公司从事市场营销工作。

  原本有机会在英国读博士,研究机器人工程,但我还是希望回来。孙凌峰说。

  据了解,恒基金属所生产的产品主要出口日本市场,松下、三菱等知名日企都是其长期合作客户。在父亲的多次劝说下,为了帮助恒基金属更好地打开日本市场,孙凌峰前往东京学习,在东漂的两年里,深受日本精益管理理念的启发。

  家中的业务较多,有零售业、制造业,也涉足房地产等,而我倾向于投身制造业这一块。从日本回国后,孙凌峰从父亲手中正式接棒恒基金属,走进制造业第一线。

  在孙凌峰看来,中国工厂现场环境混乱,与日本企业的干净整洁形成了鲜明对比。为了改变这种情况,接管企业后,他做的第一项工作便是成立精益生产5S小组,负责工厂现场整理整顿。

  当时亲力亲为,自己带头清洁工厂里最脏最乱的地方,不少员工对我的行为很不理解,现场的整洁真的那么重要吗?孙凌峰认为,在国内不少工厂做精益生产很难。为了让员工明白其中道理,他特地准备了关于精益生产的培训资料,从培训再到实际操作,慢慢地工人们的心态发生了改变。

  这个过程很痛苦,需要坚持再坚持,相信终会改变一切。孙凌峰还记得刚开始每遇客户到工厂考察时,父亲都会十分紧张,频频打电话回工厂吩咐工作,但他都会让父亲放轻松,相信员工会自己做好的,而最终的结果也没有让父亲失望。

  孙凌峰回忆,当时父亲回家就拉着他问,是如何提高员工整理工厂的自觉性的。我希望让爸爸明白,精益生产管理关注的是持续性生产,而不是家长式管理。孙凌峰说,自从这件事后,父亲就愿意听取他的意见,相信他的决定,管理工厂也更加得心应手。

  回归制造业,并不意味着放弃其他事业。孙凌峰始终坚持产业的多元化发展,轨道交通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将重构资源格局,如地铁连通广州和北滘,将衍生很多新的产业,其中一定有很多潜力空间可以挖掘。他认为,对于商人来说,制造业是其他事业的根基。正如日本企业发展也很多元化,但依然能给产品注入高质量高科技。

  大福摩托胡诗敏

  在外创业是为了更好地回归

  创二代档案:胡诗敏,29岁,佛山南海大沥人,广东大福摩托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广东爱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接棒语录:我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制造业,有时候站在制造业圈外,反而能找到更多对企业发展有帮助的机会。

  国际学生留学体验公司、房地产O2O项目、一站式股权众筹平台,这都是佛山大福摩托车有限公司总裁助理胡诗敏曾创业成功的项目。创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回归。与大多数创业者相比,胡诗敏算得上是与众不同。

  2011年11月,胡诗敏从英国华威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毕业时的第一想法就是想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回到父母的怀抱。

  在英国留学期间,为了改善国际学生在英留学体验,胡诗敏与身边的朋友开始尝试创业,而该项目Bego也获得了英国政府,以及当地著名风投公司和10位天使投资人的资金支持。

  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大福摩托。在胡诗敏眼里,毕业后跳出制造业的圈子创业,意味着能够接触更多圈子以外的人,当我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回看大福摩托的时候,有时会发现更多以前父母未曾了解过的资源与机会。

  大福摩托的最新产品未来个人智能交通工具追梦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2014年,随着佛山等国内多个城市开始禁摩,大福摩托车产品的国内销量开始受到影响。当所有人都在为公司转型升级感到困惑的时候,圈外的胡诗敏却发现了一款新型的个人交通工具:电动独轮车。

  当时我意识到这也许就是大福未来转型升级的突围方法。在禁摩开始后没多久,在胡诗敏的努力下,第一时间找到了当时全球首款独轮车的美国发明人Shane Chen,并说服他作为技术顾问,帮助该款产品在大福生产。

  在大型的小区里,购物、休闲、运动都可以使用,与自行车、电动车相比,追梦仑更加方便携带。而车子配备的微型小电脑,经过升级,还可以与手机APP软件链接,方便市民操作。胡诗敏对这款新型交通工具的市场颇有信心,这款产品非常好地解决了个人未来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胡诗敏引进的追梦仑瞬间引起了公司上下的共鸣。2014年,大福摩托车决定把追梦仑作为智能交通工具的切入点,围绕智能驱动的平衡车、老年人代步车以及电动小车方向,将智能个人交通工具(自平衡独轮车和自平衡汽车)作为大福未来的重要产品布局。

  而该重担则自然落在了胡诗敏头上。除了负责搭建主要团队、文案策划,以及带头开展项目外,胡诗敏还请来了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院长任革学教授担任项目带头人,我们的项目还入围了蓝海人才计划,获得南海区政府资金和政策支持。

  胡诗敏选择回归制造业的方式与其他创二代不同。她更倾向于将自己打造成为大福与外界优质资源的连接器,将企业内部彼此相关,却彼此分离的职能,又或者是把企业外部潜在的合作伙伴整合在一起,最终实现1+1>2。

  点滴汇聚,赋予佛山制造新生命力

  近日,佛山市专门召开了针对创二代传承的会议,吸引了不少市民和制造业大佬的关注。人们为什么关注这个群体?

  制造业是佛山城市之根,当从事制造业的父辈逐渐老去,创二代是否有能力接好这一班?随着时间推移,三十而立的这一代佛山创二代逐渐登上舞台,对这个问题给出一份份答卷。

  选择继承、回归制造业的创二代都将面临考验,他们所面临的市场环境,远比上一代更加复杂、竞争更加激烈:土地空间、资源、环境、产能过剩等瓶颈考验着绝大多数传统制造业企业;信息化、智能化、制造业服务化的需求等待着新一代企业家们打通关卡。

  但在就业和创业的路径上,不少创二代依然挚爱着佛山的产业传统,在踏入三十岁之后,正带着不同的知识、视野、带着不同的目标和方法,回归制造业。站在父辈的肩膀上,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成功接班,给佛山制造创造新的生命力。三十而立只是一个开始。未来,他们可能将展现与过去三十年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在接下来的佛山制造业发展规划中,从现代化生产模式、企业管理制度、产品拓展和全球范围资源对接等方面,创二代们将从头到脚对佛山制造业做出改变。他们的点滴探索和突围,相信都将给佛山制造带来新的生命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