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子在深圳加速扩张 为全球定标准_0

2019-06-12 11:38

  在扎根深圳10年之后,西门子(深圳)磁共振有限公司(SSMR)日前低调进行了两项庆典:一是为南山高新区的厂区3期扩建工程奠基;二是为第1000台磁共振产品ESSENZA举行下线仪式。前者将在10月动工,扩建后面积翻倍,为原有磁共振以及全新的AX(高端X射线)和CV(电子部件)生产线提供空间;后者意味着,西门子首款完全由中国主导研发生产的磁共振产品在全球市场获得成功。

深圳公司为全球定标准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国内大中型企业转型升级,为研发生产高端产品和开发海外市场而努力时,一些向来走高端路线的外企,把老牌劲旅的傲慢放一边,悄然在中国走起了为高端产品作减法,瞄准二线三线城市甚至乡镇的路线。他们研发制造适合中国各种消费层级的产品,然后坐看产品热销大江南北。原意本来到此为止,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类研发设计生产一条龙都源自中国的中低端产品,在发达国家市场,竟然同样大行其道。

  故事的主角有着深深的深圳烙印,西门子深圳磁共振公司总裁潘怀宇博士介绍称,公司是西门子医疗全球唯一一家集磁共振研发、生产、市场、技术支持和综合服务为一体的总部支持中心。其自主研发设计生产的代表机型ESSENZA在西门子全球磁共振产品结构中属于基础型系统,全球装机量除了排名第一位的中国,紧接其后的是美国和日本。它的热销,颠覆了西门子决策层关于发达市场主推高端产品的传统理念。难能可贵的是,如今德国和美国磁共振工厂生产的基础型磁共振产品,完全按照深圳公司定下的标准。与10年前起步时照搬总部标准,纯手工做些低成本零部件相比,SSMR产量呈现了10倍数以上的增长,升级为基础型磁共振全球研发生产中心。

成功密码:完整的本土化价值链

  潘怀宇将成功的密码归结为完整的价值链:即本土化的采购和研发。

  中国市场的顾客群存在巨大差异。就拿医院来说:北京和上海的医院跟慕尼黑、法兰克福或纽约的医院已可以相提并论,但中国广大农村地区的医院设备则相当简陋,他们要求的只是非常基本的设备。因此,我们必须设计有别于大城市所需的设备产品来满足这些市场的需求。

  他表示,西门子高端的医疗产品除了高技术含量的因素外,零部件价格高也是导致售价较高的原因之一。他告诉记者,售价数千万元的机器,大部分都在德国生产,原装进口,把各项劳动力成本摊进来后总价当然会高;相比而言,ESSENZA是中国研发团队根据中国现有的工业零配件基础设计研发的机型,有80%的零部件是在中国采购,这就极大地降低了成本。

  大量使用本土化的人才也使产品更具成本优势。潘怀宇认为,西门子中国的员工中99%都是中国人,因此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西门子就是一个中国公司,这些本土化的人才不仅有成本优势,也更了解中国本土的医疗需求。像ESSENZA这样的磁共振只有中国的研发工程师才能设计,因为他们熟知中国每个零配件厂的水平,知道如何将这种零配件和西门子的技术融合。潘怀宇说。

  记者看到,在SSMR周围,已经初步集聚起一些上下游产业,德国最大的氦提供商林德在SSMR隔墙开设工厂。下月即将增设的CV生产线,是西门子中国把原设华东的工厂迁移到SSMR厂区。

中国创新的S.M.A.R.T因素

  在一次散步中,西门子中国高级副总裁、西门子中国研究院院长徐亚丁博士用树枝在地板上描画了他对于西门子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看法:从中国出发,不要技术领先的高端产品,不要整体解决方案,要S.M.A.R.T。五个英文数字分别代表Simple(简单易用)、Maintenance friendly(维护方便)、Affordable(价格便宜)、Reliable(可靠耐用)、Timely to market(及时上市)。 在解释为何采取这样的策略时,徐亚丁回答: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个国家,能像中国有如此丰富多样化的需求层级。这激发我们进行逆向研发。事实证明能满足中国市场的产品,在其他国家市场接受度同样很高。

  2004年来中国之前,徐亚丁一直担任美国加州西门子技术转化中心总裁。在中国做创新,不能跟着西方走。发达国家是很多需求已经被满足的市场,从技术寻找应用是主流的创新模式。但是,在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从需求出发寻找技术才有优势,也是中国快速成为创新强国的机会所在。徐亚丁的创想被带回德国总部,得到了肯定并推广至西门子全球。 有着数十年美国研发经验的徐亚丁坚信:中国式创新是发展颠覆性创新的温床,也是中国赶超西方的机会所在。未来5至10年内,中国出现能够与苹果公司相抗衡的企业,我将会毫不吃惊。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